用户: 密码:
·加入收藏 ·联系我们
卓克有宝商城 本网站近日正对部分系统进行升级,因此将给您的使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首 页 资 讯 刊 物 视 频 排 行
己拂去百年风霜景象 未了结千秋笔墨情缘
来源:水墨味     时间:2008-07-30     已被浏览5671次
    

----纪念祖父熊静安诞生一百周年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
 


祖父熊静安已驾鹤西去八年了,但老人鬓须霜雪的样子时常在我的眼前浮现。


轻柔的阳光下,“龙岗山房”门前那两棵硕大的老樟树将斑驳的叶影洒在房子的青砖青瓦上,洒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。当微风徐来,老樟树散发的清香仍是那样的馨人。


站在房前的台阶上,望去是檐牙起伏的龙岗老村以及村前如织的田畴,田畴的尽端是流淌亘古的赣江。而回转身来,又是灵秀如黛的仙姑密岭,以及仙姑密岭屏障下的山房剪影。


此时却人去房空,但屋宇间似乎传出主人厚重的低颂,台痕上似乎印出主人的步履蹒跚。


祖父几乎见证了中国社会一个世纪的变迁历史,他虽窘迫半生,沉寂落寞,但平和清雅,坦荡达观的心态使得他象门前古樟一样,以硕大、坚韧的身躯傲视岁月风霜,以从容伟岸的浓荫支撑起余晖映照的天幕。


“弯背老翁倚竹杖,笑看篱伴菊花黄。时维九月头先雪,序属三秋足履霜。任是寒微有晚节,常从贫困吐清香。翻身徐步东皋望,无限风光夸夕阳。……这是他的心态的写真。


祖父生于1908年,此时正值清朝末年,中华民族也正处在苦难深重的岁月里。曾祖父是前清秀才,以武艺出众、医术高超、且能写出一手好字而闻名乡里;当地不少读书人都纷纷与他结交,曾祖父还有一句至理名言至今还在乡梓传颂,那就是“教子不留田半亩”。并建造“不亦园”作为子孙读书的场所。祖父就是在这种家庭文化氛围中成长,从小钟情于诗、书、琴、棋、画,十几岁便名鸣遐迩。


祖父幼时跟随在县城做律师的长兄起蒙读书,兄长家的一部旧版《三国演义》深深吸引了他,他不仅读文字、故事,小说中生动的插图更是让儿时祖父如饥似渴、一遍一遍地临摹下来,长兄见他临得微妙微肖,便找来一部《芥子園画传》让他临摹,并在兄长的教导下临摹颜字《大麻姑帖》。就这样,祖父的书画生涯就此开始……稍长,转入密岭书院,并拜学者、同治举人徐文忠(徐师乃祖父姻叔,其姐与徐师公子结姻)学习文史、诗词、书画。徐文忠学识渊博,收藏丰富,祖父在其门下打下厚实的国学基础。十六岁生日所作《十六自度》:“度光阴二八年,胸中毛塞似依然。龙头地旺华韵末,麟笔春秋孔圣先。没世无名君子疾,浮生若梦古人怜。追谈往事频搔首,快向前程怒作鞭!”此诗让徐师拍案称绝!并料定:此生必有作为!


十九岁那年,祖父经乡贤介绍赴景德镇学习陶瓷绘画,并备考景德镇陶艺学校。而在上海经营陶瓷生意的同乡熊可真视其书画功底深厚,且国学基础扎实,劝其放弃陶艺学校,报考上海美专,学习绘画艺术。由于入学成绩出众,被破格插入二年级学习,得黄宾虹、马公愚、潘天寿、张大千等一代宗师的教诲,1930年以国画系全科第一名的成绩修完学业。


毕业后,他放弃了许多名利显赫的职业,立志教育救国。由此,开始了他漫漫40余年的从教人生。他历任中正大学、省立南昌二中、丰城中学、曲江中学等学校的教师,长期教授文、史、地,可谓桃李满天下。


在他人生的90个春秋中,生命数次险遭陨灭。军阀混战时期,他被困于鄱阳湖上,几天几夜,北洋军阀险些杀了他的头,多亏了一位素不相识的大嫂相救才幸免一死。待船靠岸后,客居在南昌亲戚家中,夜间孙传芳大炮轰城,一颗炮弹正中院内,却没有炸开,待天亮才知原是一枚哑弹!在日军侵华战争时期,一次与家人一同逃难的途中,不幸被日寇所俘,逼当日军挑差。后来他和幸存的一部分差夫趁两军夜间交火正酣之时,逃出了虎穴。而这次同时被捕的一位长兄和一位表侄却永远没有回来。“文革”期间,他被打成“历史反革命”而倍受折磨。有一次悬梁拷打,不知是绳断还是人为,他被重重地摔落在地,一部板车将鲜血淋漓、昏死过去的他拖到了简陋的乡村卫生院……十几天后,他又被胁迫在受揪斗的人群中。


祖父曾说,在那些颠沛动荡的日子里,最使他伤心的并不是生命的困顿,而是光阴的蹉跎、家藏文物的被毁、自创作品的散失和文史研究心血的枉费!


1975年,祖父终于被还于清白,他在与家乡中学农场办完两头牛(在“文革”后期这两头牛一直由他饲放)的移交后,退休回到他出生的那个村庄——龙头岗村。1977年,靠自己的拼凑及亲戚的借支,建起了前面提到的这间“龙岗山房”,在这间四面透风的砖瓦房里一住就是20年,读书、作诗、作画、种菜,深居简出,逍遥自得,兴可乐也!他的一首《访圃》:“日出东南隅,摘我园中蔬。因鄙人食肉,甘当客无鱼,闲饮歉无味,细嚼有余滋。了却园艺后,时还读我书。日出东方白,荷锄别柴扉。清风袭我袖,寒露沾人衣。坐观云出岫,仰看鸟倦飞。携幼理荒秽,歌笑带月归。一首《自况》:“此翁事不知闲,整日沉潜纸墨间。可是画成千万幅,无非带水拖泥山。”记述的就是他这一时期的生活状态。


祖父自幼视力较差,80岁后右目失明,左目仅存一丝微弱的视力。值得惊叹的是,仅靠这微弱的光线在他80岁后创作了200余幅国画作品和数百首诗歌作品,塑造了人生最后的辉煌!近九十岁时,他已经双目失明,不得已而放下了他手中的画笔,然而艺术之光却没有泯灭,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还在不停地对艺术、对人生进行思考,偶有冲动便赋之于诗,然后口述旁人代为记之。


祖父学的是山水专业,在宗宋元诸家、融明清各派的同时,尤关注四僧绘画,他主功山水也旁及花鳥,对兰、竹、松、荷等用工尤勤。他的书法初法唐楷,参以碑意,宽博雍容中又呈天真烂漫之态。他在对文史、地理长期进行研究并授课之余,还爱好古曲、京剧、器乐,在解放初期还执导过一部京剧《九件衣》并亲自司琴。祖父一生诗作无数,在其诞辰九十周年时,后辈将其百余首诗作辑成《龙冈山房诗选》。并著有一部《诗词研究》手稿存世。祖父堪称饱学之士,其博学使得他聚诗、书、画于一身。


往事悠悠惊逝波,谁挥驻阳戈?命如蝶舞三更梦,身似蛟九曲河。幸有金吾遣浩劫,敢将笔写天磨。此生但愿身常健,沂水春风归咏歌。”饱受坎坷、磨砺的人生经历,使得他又俱备历代文人艺术家所具有的生命共性。他的出身、他的天赋、他的教育、他的苦难、他的坚韧、他的达观、他的隐世、他的盲瞽、他的高寿似乎都是上天對他的恩赐!没了这些,哪有我敬爱的祖父!没有这些,哪有今天让世人惦念的静安艺术!


作为他老人家的孙子,我不便为老人的艺术作评价和定位。这些留着“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”吧。


 “己拂去百年风霜景象,未了结千秋笔墨情缘。”这是祖父仙逝时我写的一幅挽联,也在此和着这些文字,作为对祖父诞生一百周年的纪念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00八年一月三十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莲花山下秋浦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卓克论坛】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
  网友评论

 

川渝油画的发展
《收藏界》
2 [当代艺术与投资]杰夫̶…
3 [收藏界]川渝油画的发展…
4 [收藏]•…
5 [中国书画艺术报]《中国书画艺术…
6 [《收藏·拍卖》]齐白石绘画中的…
7 [收藏界]方孔圆钱名词浅…
8 [《收藏·拍卖》]佳士得秋拍推出…
9 [国际美术报]赵先闻访柬…
10 [美术交流]苏东天其人其画…
《收藏界》
被浏览51185次
2 [《文物鉴定与鉴] 被浏览485518次
3 [《库艺术》] 被浏览197839次
4 [东方艺术·大家] 被浏览188452次
5 [当代艺术与投资] 被浏览160104次
6 [艺术虫] 被浏览141689次
7 [新媒体] 被浏览123637次
8 [顶层] 被浏览119530次
9 [艺术与投资] 被浏览117453次
10 [新视觉] 被浏览110066次
付款方式 | 会员手册 | 栏目介绍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业务简介 | 友情链接 | 会员注册 | 报告错误 | 版权声明
服务热线:0551-65181275,0551-65378513 E_mail:zhkarts@vip.163.com 在线客服:565458027 鉴宝客服:1147162084 竞卖客服:1147162084
版权所有:卓克艺术网 Copyright 2005-2016 zhuokeart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合肥美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:皖ICP备09018606号